很快暴风集团发布了亏损的2015年第一季度财报-免费资讯
点击关闭
您现在的位置家装行业资讯首页>>科技新闻>>正文

融资资本-很快暴风集团发布了亏损的2015年第一季度财报

40%学生数学焦虑

具體來說,暴風集團聯合光大資本分別出資2億元、6000萬元設立總規模52億元的上海浸鑫基金,意圖撬動其他出資方50億元,此次入局的還有招商銀行(600036),出資28億元,也是最大的出資方。

而暴風集團在體育上的投入則將其拖入更深的泥淖,這也是此次馮鑫被帶走的原因。

從裝機必備軟件到在線播放客戶端,再到視頻網站,暴風影音一直在變,但隨着「愛優騰」的崛起,其早已在視頻網站的大洗牌中敗下陣來。

2016年3月,在版權大戰的背景下,暴風體育決定收購一家坐擁意甲、西甲、英超等頂級賽事版權的海外公司(MPS)的絕大部分股權。當時這家公司的估值超過10億美金,暴風集團通過槓桿遊戲談起了這筆生意。

7月28日晚間,暴風集團發佈公告稱,公司實際控制人馮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機關採取強制措施,相關事項尚待公安機關進一步調查。

2018年報顯示,暴風集團銷售商品(主要指暴風TV)的毛利率為-31.97%,這意味着暴風集團的互聯網電視業務處於「賣一台虧一台,賣越多虧越多」的尷尬狀態。

2017年10月,經中信資本申請,北京市二中院裁定,凍結暴風魔鏡、馮鑫、黃曉傑(暴風魔鏡法人代表)名下財產約9000餘萬元,包括8000萬元本金和1000萬元利息。

據馮鑫透露,暴風魔鏡B輪融資與中信資本簽訂了對賭協議:如果暴風魔鏡2020年沒有上市或被併購,馮鑫需要承擔回購責任。為了不給暴風集團造成負面影響,馮鑫以自有資金償還了5000萬元,但依然欠款4000萬元。中信資本在2018年申請凍結了馮鑫327萬股股份。

跌下神壇暴風集團的隕落是從上市后的一系列併購開始的。

7月18日,在暴風集團網絡投資者接待會上,有投資者提問暴風集團會不會退市,馮鑫對此表示,「目前公司積極開展生產經營活動,堅持應對面臨的困難。目前未觸及退市條件。」

2019年第一季度財報顯示,暴風集團的凈資產僅剩684.6萬元。馮鑫所持暴風集團股權已經全部被凍結,7月25日,北京法院審判信息網發佈的兩份裁定書顯示,暴風集團已無其他可供執行財產。法院決定將暴風集團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,對其進行信用懲戒。

今年5月份傳出的「員工討薪」、「供應商追討欠款」的新聞都是針對暴風智能,據21世紀經濟報道稱,暴風智能已經「名存實亡」,正常經營基本停滯。

在此之前,暴風集團已經連續三年實現盈利,招股書顯示,暴風集團在2012年、2013年、2014年分別實現凈利潤為5584.7萬元、3853.8萬元、4195.5萬元。

暴風困境暴風集團主營業務接連失利,2019年除了裁員、員工討薪的消息,已經很少能聽到暴風集團的新消息。直到6月,暴風影音在成立16年之際,宣布推出全新產品「暴16」。

只是,「眼見他起高樓,眼見他宴賓客,眼見他樓塌了」,暴風集團儼然在走樂視的老路。

作為集團核心人物,如果這次再失去馮鑫,對暴風集團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。

彼時,暴風集團給大家講述的還是「視頻+VR」故事,不過VR在2015年還不是主流,軟硬件發展還不夠成熟,關於VR是風口還是泡沫的討論不休,很快暴風集團發佈了虧損的2015年第一季度財報,虧損原因就在於魔鏡項目的前期投入。

暴風集團上市后曾全心投入VR,乘着風口成立子公司暴風魔鏡。2016年VR降溫,暴風集團尋求外部融資,中信資本領投暴風魔鏡B輪融資。2017年VR熄火,暴風魔鏡陷入困境,並傳出裁員消息,為儘快脫身,中信資本要求撤資,雙方鬧上法庭。

2019年5月,光大證券(601788)旗下公司光大浸輝和上海浸鑫起訴暴風集團,要求後者及馮鑫支付因不履行回購義務而導致的約7.5億元人民幣的損失。

2015年5月,暴風集團提出了「全球DT大娛樂」戰略,將VR、體育、電視作為未來的主力方向,並進行快速收購,搭建生態。這一發展策略與樂視不謀而合,由此,暴風被稱為「樂視學徒」,連帶着之後的快速隕落,也像極了樂視。

對此,暴風集團暫未回應,只是表示會積極配合調查。曾經暴風集團也是A股的明星企業,創造過40天內收穫36個漲停板的佳績,市值最高時超過400億元。

兩個月後,浸鑫基金耗資52億元完成了對MPS公司65%股權的收購,但是很快MPS公司經營就陷入困境,並於2018年10月宣布破產清算。這意味着52億元打了水漂,暴風和光大都需要承擔無限連帶責任。

馮鑫個人身家也跟着不斷上漲,3個月漲了70億元。有消息稱,上市后,暴風內部誕生了10個億萬富翁,31個千萬富翁,66個百萬富翁。暴風也被稱之為「妖股」,馮鑫曾說過不喜歡妖股這個詞,「但也沒有其他的詞來形容現狀」。

而在此之前,暴風集團在今年3月14日、4月8日和6月14日,均因「全部未履行」繳納執行案款而被法院立案,后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,標的涉及金額共計約242.2萬元。

VR業務暗然收場,暴風集團在2018年提出「AII in TV」的戰略,全力押寶電視,並預期在2019年實現大規模盈利,但結局並不如意。暴風集團2018年財報顯示,公司去年凈虧損10.9億元,其中暴風智能(暴風TV運營公司)全年虧損11.9億元。

暴風集團2018年財報顯示,其互聯網視頻平台的總體月活躍用戶約為2.1億。QuestMobile數據顯示,今年3月,愛奇藝APP、騰訊視頻APP、優酷APP的月活躍用戶數分別為5.38億、5.33億、4.22億。

TechWeb 7月29日 文/糰子

上市即巔峰馮鑫是互聯網行業的一個老兵,曾與雷軍一起在金山共事,和周鴻禕一起進過雅虎中國。2005年,馮鑫從雅虎中國離職,開始創業,推出第一個創業項目酷熱影音。兩年後,馮鑫買下暴風影音,並與酷熱影音進行整合,組建了北京暴風科技(300431)股份有限公司。

據《第一財經》報道,馮鑫被批捕主要涉及暴風集團2016年與光大資本共同發起收購的英國體育版權公司MPSilva Holdings S.A.,馮鑫在該項目的融資過程中存在行賄行為。

暴風在線產品副總裁張鵬宇告訴TechWeb,「暴16要還網民一個簡單的播放器,這代表着暴風影音的一次回歸」。但從實際的反饋來看,暴16並未引起太大的反響。

2015年3月24日,暴風科技在A股上市,更名為「暴風集團股份有限公司」。從上市第一天起,暴風集團連續拉了29個漲停板,在40天內收穫36個漲停板,市值最高時超過400億元。這一年是暴風集團的高光時刻。

深陷泥淖的暴風集團再次傳來壞消息。

但伴隨着上市后一系列併購失敗,資金鏈斷裂,暴風集團迅速跌下神壇,如今其市值已不足20億元,相較巔峰時期下跌逾95%。很多人將暴風集團視作下一個樂視,馮鑫曾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,暴風不是樂視。

四年來,暴風集團先後三次提出定向增發融資計劃,但均未獲批。這期間錯過了股價高點做股票增發融資的最佳時機,到股價回落時不得不為融資付出高昂的代價。

今日关键词:快手春晚预算30亿